• <center id="k6g28"></center>
    <strong id="k6g28"></strong>
  • <strong id="k6g28"></strong>
    您的位置:

    首頁> 現代激情> 老百姓的性事[轉]

    老百姓的性事[轉] - 老百姓的性事[轉]

    老百姓的性事
    老百姓的性事


      是男人就有七情六欲,自然法則避免不了,我的主人公就是一個普通的男人,20來歲,有一點色心,有一點色膽,喜歡看美女,但是也清楚自己幾斤幾兩。
      李健,三流大學畢業,學了個爛大街的專業,找了半年的工作,還是在家吃父母的,自己總有點小理想,可是連第一步都邁不出去,身邊的朋友隔三差五的聚一起吹吹牛逼,然后自我感覺良好一個晚上,轉天早起就又變成屌絲一個。
      但是李健很善良,對朋友也真誠,所以變成屌絲之前,他要先變成窮鬼。
      也許上天體諒這個善良的傻小子,給了他一個機會。

      李健早起跑步,無意中看見自家小區的公告欄里貼著一張快要被風刮走的廢紙,放平時他是不會看的,可是今天他就隨便看了一眼。

      「物業公司招聘職員」,落款是附近小區的物業公司。

      試試吧,李健心想,離著家這幺近,工資少點也好啊。

      就這樣,李健記下電話。

      「喂,請問是清風物業嗎?」

      「是的,你有什幺事?」電話那頭是一個冰冷的女性聲音。

      「額,我看見你們公司招職員,我想應聘!惯@個女的聲音讓人很不舒適,李健有點不自在。

      「你在哪看見的?我們公司早就不招了!古撕懿荒蜔┑恼f。

      李健聽完心想,哎,沒戲了。

      心里想著沒戲,但是嘴上還是多了一句,「我在X小區看見的!

      說完李健就準備掛電話了,但是電話那頭卻響起了喊聲,李健一聽趕緊又把電話拿回來。

      「你明天在公司面試,帶著自己的證件,穿干凈點!拐f完對方就掛斷了電話。

      李健有點蒙,不是不招了嗎。怎幺還能面試呢。算了,去了看看再說。
      轉天李健穿戴整齊,走出家門,其實李健還是挺帥的,當然這是他自己認為的。他是那種五官比較清秀的男生,加上皮膚天生不錯,有點奶油小生的感覺,其實李健總希望有個富婆包養自己,但是富婆現在都喜歡韓劇明星了,他這樣了早就沒市場了。

      李健對這個清風物業知道一點,公司老板是這一片的一個混混,有點頭腦,干了不少買賣,現在弄了個物業公司,專門進駐那些舊樓小區,然后想著辦法掙點錢。李健對他們的印象不是太好,感覺他們就是一群黑社會的,專門欺負老百姓。

      來到物業公司,其實就是一個小平房,里面坐著三兩個人。

      「我是來應聘的!估罱〔恢涝撜艺l,索性就沖了所有人說了一句。
      屋子里三個人看看他,然后一個年長的大姨走過來。

      「誰讓你來的?」

      「我昨天打過電話,我叫李健!

      那個大姨看了看李健,眼神中有點鄙夷。

      「你應聘的就是X小區的物業主任,如果可以今天就上班!

      「我們家的小區?那沒有物業公司啊!估罱⌒南,自己家小區是有名的爛小區,各種魚龍混雜,要不是自己從小生長在這里,好哥們也都在附近,自己是絕對不會住在這里的。

      「就是沒有,所以才要你去,你要作為公司的代表先行進駐小區內,為公司日后進駐打好基礎!

      我去!李健心想,讓我當開荒牛,自己那些個鄰居是什幺貨色自己可是心知肚明,要是平時過日子,不招惹他們還好,但是一旦招惹上了,自己這點斤兩還不夠人家塞牙縫的。

      「大姐,我能力不夠,干不來的!

      「誰是你大姐,看清楚了。我是這的經理!鼓莻大姨扯著高嗓門喊起來。
      「哦,好好,您是經理!

      「就你一個人,有困難自己克服,公司目前正在上升階段,沒有多余的資源支持你!

      「那您再找別人吧,我干不了!估罱≌f完就要走。

      「你的工資就是你自己收的物業費!

      嗯?我自己收的物業費?

      「經理什幺意思?」李健聞到了金錢的味道。

      「你能收多少物業費,你就掙多少,明白了嗎?」

      額?李健心里打起了算盤,這個小區有2000多家人,就算只有一半交物業費,自己還能掙不少啊。

      要不說重賞之下必有勇夫,剛才還在想這個工作不能干的李健,現在腦子里轉了個彎,開始想怎幺開始收錢了。

      「經理,我明白了,我干!」李健重重一點頭。

      「你就。匦^吧,現在公司沒有辦公地點,你就在你們家里辦公吧!
      「行沒問題!估罱∠胍矝]想就答應了。

      李健找到了新工作,而且還是領導階層,雖然自己是光桿司令一個,但是心中充滿著對這份工作的美好向往,當晚就約上幾個朋友跑到了家門口的燒烤攤。
      燒烤、酒精,這是李健最喜歡的,夏天的晚上總能看見幾個大小伙子坐在路邊一邊喝著酒一邊高聲說話,也許對于他們來說,這就是最好的發泄方式。
      李健約了他平時最要好的四個朋友出來,一邊擼著串,一邊談著自己的新工作。

      「你太老實了,干不了這個!估罱〉呐笥阎弧像T說。

      「試試吧,不行就撤,」

      「你別打擊他,讓他干干,總比在家里強吧!拐f話的是老譚。

      「我聽說清風在咱們街道里有人,他們有什幺事,街道就出面該擺平,而且道上也比較給清風的面子,你要是干好了,其實還是有前途的!惯@是歲數最大的老葛。

      「老葛,你跟我具體說說清風的事吧」,老葛是這群人里混的相對不錯的,自己有一個飯館,平時黑白兩道的人都有交往。

      「清風的老板就是咱們這的大強,大號叫安立強,以前年輕時就是一號人物,后來不打打殺殺了,干起買賣,從倒買倒賣干起,后來折騰太大,進去了,出來之后,跟官面的人就走得特別近,慢慢的買賣就又干大了,這一兩年,趁著這潮流,干起了物業,把自己以前的那些個小兄弟就召集起來,到處承接小區物業,現在在咱們區里有二十幾個了!

      「哦,那他這人怎幺樣?」李健問。

      「人不錯,我見過幾回,為人仗義,好交朋友,因為這個被朋友坑過幾回,不過也沒在意,后來還是繼續交,道上有兄弟有困難了,他都給平,官面上有事找上他,他也不含糊,能幫就幫!

      「額,那他還不錯啊!估罱∩敌陕。

      「老大不錯,但是地下小鬼太多了。他手底下那幾個小子都不是省油的燈,不過你這種小蝦米跟人家也打不上關系,遇見事了再說吧!

      「行了,別說這些事了,咱們聊聊一會干什幺去吧!拐f話的是老電,幾個人里數他平時最吊兒郎當。

      五個男人聽完,眼中都發出了一種光芒,一種饑渴的野獸的光芒。

      幾個人來到了夜色洗浴,這個洗浴干了十多年,一開始就是個大眾浴池,后來發現正道來錢慢,還是得走邪門歪道,就弄了十多個外地姑娘,在里面干起了皮肉生意。

      「呦,幾位來了,這不是葛爺嗎,今天要幾號啊,我跟你說啊,新來了兩個技師,就是嫩,要不您試試!箣屵湟豢磥砹耸炜,滿臉堆笑的介紹著。

      「新來的給我兄弟,他今天高興,兩都叫來!估细鹋呐睦罱≌f。

      「呦,葛爺,要不我也跟著湊個4P完了!拐f著媽咪往李健的身上蹭。
      「你這老牛想吃我兄弟的嫩草,沒門,一會脫光了等我!估像T在媽咪的屁股上捏了一把。

      「走了哥幾個,咱們調人去,李健悠著點啊,革命本錢別一次打光了!估想娬泻魩讉人網里面走。

      媽咪吩咐人把李健領到了炮房,李健坐著圓形的性愛大床上,腦子里想著一會要玩什幺項目。

      正想著,門打開,進來兩個女子。

      夜色的特色之一,技師的服裝師統一的,每天都不一樣。今天是OL風格,兩個技師,都是白襯衣加黑短裙,不過一個光腿,一個黑絲,腳上一個是黑色的漆皮圓頭高跟鞋,另一個穿著一雙尖頭的高跟涼鞋,腳后跟的伴帶沒系上,就這幺趿拉著踩著。

      媽咪說是新人,其實都是從別的場子跳槽過來的,一臉的風塵氣,一看就是經驗豐富,兩人一看是個小帥哥,一左一右湊過來。

      「上帝,想玩什幺?」

      「你們倆,什幺項目好?」李健先看看穿黑絲的技師,黑絲技師看著三十多歲,妝畫得挺濃,五官也不好看,就是身材看著不錯,一對大奶子,從襯衣里露了一半出來。

      「我拿手的是口活,沙漠風暴,冰火,舌漫,哪個都行!购诮z技師說著把李健的手往自己胸上放。

      「你呢?」李健看向另一個。

      這個光腿的技師,看李健看她,愣了一會,突然醒過來,「額,我跟姐姐一樣!

      李健一看,今天看意思是老葛結賬了,雖說坑兄弟不好,但是雙飛的機會擺在眼前,不玩白不玩。

      「做個冰火,水晶之戀!拐f完看向黑絲技師,「姐姐來個舌漫!

      「呵呵,弟弟一會就躺好享受吧!拐f完兩人開始脫衣服。

      一脫衣服,李健就后悔了,這兒歲數大的技師,沒什幺胸,全是海綿墊的,倒是另一個技師還有點料。

      三人一起開始洗澡,這光腿技師,看著總有點心不在焉的,李健就有點不太高興,洗澡的時候就讓她給自己搓背,自己就和黑絲技師玩個鴛鴦浴。

      那黑絲技師,小手握住了李健的雞巴,慢慢的開始套弄,小舌頭舔著李健的乳頭,沒十秒鐘,李健的雞巴就一柱擎天,李健馬上就感覺到了強烈的快感,黑色技師很壞,一看雞巴立起來,手上就加快速度,李健被快感沖的腦袋一陣空白,等緩過來,發現自己的雞巴被她快速的套弄。

      李健也不是純情男生,知道這技師想讓自己快繳槍,那可不行,既然來了就要玩的盡興,不能讓婊子玩了。

      李健把技師的手拿開,按了一下技師的身子,示意她蹲下給自己口交。
      那黑絲技師雖然不樂意,但是奈何顧客是上帝,只能乖乖蹲下小嘴先是親了一下,李健感覺馬眼好像是被什幺東西定了一下,一股電流順著老二往身體走,那技師整根含住李健的雞巴,然后開始套弄,不過出工不出力,技師吞吐的時候,只是象征的吸一下,李健看這樣沒什幺意思,示意技師別弄了,趕緊洗澡上床。
      李健躺在床上,技師口含果凍,開始口活,本來果凍的柔軟加上舌頭的攪拌,這種口交的感覺是很奇妙的,李健每次來都要點這個項目,不過這水晶之戀,考驗的是技師的舌頭,如果舌頭不賣力氣動,雞巴只是在口里裝上果凍而已,李健現在就是這種感覺。

      「舌頭多動動!估罱「诮z技師說。

      「唔……」技師嘴里有東西,說不清楚,但是李健知道她是在跟我對著說話。
      李健是個比較好說話的人,平常就算了,自己射了就完了,今天不知道哪來的脾氣,非要讓這個技師知道自己不爽。

      「行了,你別弄了,換人!估罱≌f完,出去喊服務生。

      「草,花點錢拿自己當大爺了!鼓呛诮z技師嘴里嘟嘟兩句出去了。

      服務生什幺也沒說,也出去了。

      李健知道,這做著一半換人,一般人家是不給換的,好在還有一個呢。
      話說那另一個技師始終在旁邊看著,沒說話。

      「你來吧!估罱≌泻羲^來。

      「我口活不好!辜紟熣f。

      「你剛才不是說挺好的嗎?」

      「我口活真不好,這樣吧,我給你口兩下,你直接跟我做吧!鼓羌紟熣f著就要給李健口交。

      「停,我點了那幺多項目,一會還退錢嗎?」

      「不退」

      「那你口兩下管什幺用?」

      那技師一看,停下來,看看李健,猶豫了一下。

      「這樣吧,你等我一會,我包你爽!拐f完技師出去了。

      沒一會,那技師回來了,不再是光腿了,穿了一條灰色絲襪,腳上的鞋也換了一雙銀色的尖頭高跟鞋,手里拿這一個包。

      「你這是做什幺?」李健看著技師,這一看李健才發現,這既是穿上絲襪之后,這兩條美腿真漂亮啊,再加上高跟鞋,讓人有一種操她腳的感覺。

      「給你做個絲足保健!鼓羌紟煿蛟诖采,手里擺弄著一些瓶子!改阋掖┦茬垡路䥺?」

      「有什幺衣服?」

      「我自己沒有,你要是想我穿什幺制服我就去找別人借一件!

      「算了,你就現弄吧!估罱⌒南氲⒄`這幺長時間,一會一個鐘就到點了。
      技師在李健的雞巴上摸了一些潤滑劑,然后坐在李健的兩腿之間,翹起兩條美腿,用高跟鞋的鞋尖輕輕的挑弄這李健的雞巴。

      本來高跟鞋這幺硬的東西,碰到雞巴,雞巴會感到不適,但是李健覺得,自己的雞巴很舒服,高跟鞋光滑的鞋面在雞巴上來回的滑動,滑到龜頭的位置的時候,技師會特意停留一下,用若有若無的力氣,在龜頭上滑動,鞋面冰冷的感覺在龜頭上,猶如冰塊劃過,但是腳部的溫度又透過鞋面傳到雞巴上,讓雞巴感覺不那幺冰冷,技師還是不是用腳面的絲襪去滑動雞巴,從鞋面到腳面,猶如從冰川到草原,雞巴感覺著這種變化,不斷的變粗變大。

      平時習慣了手、嘴和陰道的雞巴,被這種堅硬而光滑的鞋面挑弄,不但不難受,而且很受用,李健開始放松身心好好享受這種感覺。

      技師挑弄了一會,用雞巴的龜頭頂住鞋的后幫,腳上向下一用力,鞋就離開了腳后跟,李健的雞巴就進入了鞋里,這時,雞巴一面被絲襪腳貼著上下滑動,一面龜頭已經頂到了鞋底,隨著滑動,鞋的后幫還會刮著雞巴的包皮系帶,雙重的快感,讓李健體驗到了以前從未享受過的感覺。

      技師的絲襪腳順著雞巴向下,知道把鞋掛在了雞巴上,然后自己脫了另一只鞋,兩只絲襪腳開始利用高跟鞋玩弄李健的雞巴。

      玩的差不多,技師用腳把鞋取下來,兩只腳并在一起,開始從蛋蛋向馬眼滑動,滑到馬眼的時候,是個腳趾,會像彈鋼琴一樣在雞巴上跳動。

      李健這是明白為什幺技師問他穿衣服了,兩只絲襪美腳,踩在自己的雞巴上,不斷滑動,涂著紅色指甲油的腳趾挑弄著自己的大雞吧,這時,如果配上一身制服,技師再優一臉淫蕩的表情,這場景,想想就會射啊。不過這時,技師面無表情。

      李健不管這些了,雞巴上的快感,要讓他瘋了,他現在就想把自己眼前能看見的女的,按在地上狠狠的操。

      可能技師和李健心有靈犀,在李健即將把她按在地上的時候,技師突然翻身,兩只腳哈在一起,用兩個腳心形成的圓洞去套弄雞巴。

      李健先是被嚇一跳,后來被絲襪腳包圍的感覺,讓李健不由自主的想去握住那一對絲襪小腳,但是技師很快就加快速度,李健覺得,自己的手過去也是多余的,這速度自己的手可達不到,而且快感很快讓李健沒時間想這些了。

      絲襪腳心的摩擦,讓雞巴有一種異樣的快感,在套弄的過程中,技師始終掌握好分寸,讓雞巴始終被腳心的絲襪所包圍。

      技師快速的進行著腳交,兩只小腳上下的夾著一根又粗又大的大雞吧,李健享受著這份意外的服務,整個人都仿佛飄在云端,腳交的快感比自己性交都快來的刺激。

      李健看著兩只灰色絲襪的小腳上下的夾著雞巴,一些前液從馬眼流了出來,粘在絲襪腳上,加上之前的潤滑液,兩只絲襪腳現在是油光發亮,尤其是紅色的小腳趾,特別的醒目,這些視覺的沖擊實在的太強烈了,李健沒有五分鐘就有射精的感覺。

      「不行了,要射了,你再快點!估罱】煲淞。

      技師一聽李健要射了,雙腳猶如電動馬達一般,把雞巴夾在中間,高速的腳交。

      李健在被夾了幾十下之后,雞巴射出了幾股精液,技師在李健射精的臨界點,把兩只絲襪腳緊緊的夾著李健的雞巴,精液全部射在了腳心里。

      技師在李健射精之后,熟門熟路的快速脫下絲襪,把絲襪一端的精液擠到了自己的嘴里。吃著李健的絲襪,那技師好像很美味的樣子,還特意用嘴仔細吸著絲襪里的精液。

      李健射精后整個人躺在床上,腦子里一片空白。

      太爽了,李健來過夜色幾次,沒聽說過這里有這幺厲害的技師啊。

      「你以前在哪里做的?」李健問。

      「Y區的一個洗頭房里!辜紟熞贿叴┮路,一邊說。

      李健一聽就知道她說的不是真話,這技術絕對不是洗頭房那種路邊店能有的。不過他也沒興趣刨根問底。

      「你這腳交技術真不錯,下次我還找你!

      那技師穿著一半的衣服,停下來,「你能不能不把我會絲足的事說出去,你下次來隨便點什幺鐘,我都給你做!

      李健一聽楞了。

      「額」

      「大哥,我看你不是壞人,我才給你做的,你千萬不要說出去我會這些,要不你每次來我都給你做一次!鼓羌紟熅筒罱o李健跪下了。

      「行行,我不說,你別擔心!估罱∩菩拇蟀l的說。

      「大哥,我沒看錯人,你是個好人,我叫阿娟,你以后來這里可以直接點我,我保證讓你每次就爽上天!拱⒕晷攀牡┑┑恼f。

      「呵呵……,額,……好!
    上一篇:我的性史交代下一篇:偷香竊玉:蠻荒小村的風流孽情


      是男人就有七情六欲,自然法則避免不了,我的主人公就是一個普通的男人,20來歲,有一點色心,有一點色膽,喜歡看美女,但是也清楚自己幾斤幾兩。
      李健,三流大學畢業,學了個爛大街的專業,找了半年的工作,還是在家吃父母的,自己總有點小理想,可是連第一步都邁不出去,身邊的朋友隔三差五的聚一起吹吹牛逼,然后自我感覺良好一個晚上,轉天早起就又變成屌絲一個。
      但是李健很善良,對朋友也真誠,所以變成屌絲之前,他要先變成窮鬼。
      也許上天體諒這個善良的傻小子,給了他一個機會。

      李健早起跑步,無意中看見自家小區的公告欄里貼著一張快要被風刮走的廢紙,放平時他是不會看的,可是今天他就隨便看了一眼。

      「物業公司招聘職員」,落款是附近小區的物業公司。

      試試吧,李健心想,離著家這幺近,工資少點也好啊。

      就這樣,李健記下電話。

      「喂,請問是清風物業嗎?」

      「是的,你有什幺事?」電話那頭是一個冰冷的女性聲音。

      「額,我看見你們公司招職員,我想應聘!惯@個女的聲音讓人很不舒適,李健有點不自在。

      「你在哪看見的?我們公司早就不招了!古撕懿荒蜔┑恼f。

      李健聽完心想,哎,沒戲了。

      心里想著沒戲,但是嘴上還是多了一句,「我在X小區看見的!

      說完李健就準備掛電話了,但是電話那頭卻響起了喊聲,李健一聽趕緊又把電話拿回來。

      「你明天在公司面試,帶著自己的證件,穿干凈點!拐f完對方就掛斷了電話。

      李健有點蒙,不是不招了嗎。怎幺還能面試呢。算了,去了看看再說。
      轉天李健穿戴整齊,走出家門,其實李健還是挺帥的,當然這是他自己認為的。他是那種五官比較清秀的男生,加上皮膚天生不錯,有點奶油小生的感覺,其實李健總希望有個富婆包養自己,但是富婆現在都喜歡韓劇明星了,他這樣了早就沒市場了。

      李健對這個清風物業知道一點,公司老板是這一片的一個混混,有點頭腦,干了不少買賣,現在弄了個物業公司,專門進駐那些舊樓小區,然后想著辦法掙點錢。李健對他們的印象不是太好,感覺他們就是一群黑社會的,專門欺負老百姓。

      來到物業公司,其實就是一個小平房,里面坐著三兩個人。

      「我是來應聘的!估罱〔恢涝撜艺l,索性就沖了所有人說了一句。
      屋子里三個人看看他,然后一個年長的大姨走過來。

      「誰讓你來的?」

      「我昨天打過電話,我叫李健!

      那個大姨看了看李健,眼神中有點鄙夷。

      「你應聘的就是X小區的物業主任,如果可以今天就上班!

      「我們家的小區?那沒有物業公司啊!估罱⌒南,自己家小區是有名的爛小區,各種魚龍混雜,要不是自己從小生長在這里,好哥們也都在附近,自己是絕對不會住在這里的。

      「就是沒有,所以才要你去,你要作為公司的代表先行進駐小區內,為公司日后進駐打好基礎!

      我去!李健心想,讓我當開荒牛,自己那些個鄰居是什幺貨色自己可是心知肚明,要是平時過日子,不招惹他們還好,但是一旦招惹上了,自己這點斤兩還不夠人家塞牙縫的。

      「大姐,我能力不夠,干不來的!

      「誰是你大姐,看清楚了。我是這的經理!鼓莻大姨扯著高嗓門喊起來。
      「哦,好好,您是經理!

      「就你一個人,有困難自己克服,公司目前正在上升階段,沒有多余的資源支持你!

      「那您再找別人吧,我干不了!估罱≌f完就要走。

      「你的工資就是你自己收的物業費!

      嗯?我自己收的物業費?

      「經理什幺意思?」李健聞到了金錢的味道。

      「你能收多少物業費,你就掙多少,明白了嗎?」

      額?李健心里打起了算盤,這個小區有2000多家人,就算只有一半交物業費,自己還能掙不少啊。

      要不說重賞之下必有勇夫,剛才還在想這個工作不能干的李健,現在腦子里轉了個彎,開始想怎幺開始收錢了。

      「經理,我明白了,我干!」李健重重一點頭。

      「你就。匦^吧,現在公司沒有辦公地點,你就在你們家里辦公吧!
      「行沒問題!估罱∠胍矝]想就答應了。

      李健找到了新工作,而且還是領導階層,雖然自己是光桿司令一個,但是心中充滿著對這份工作的美好向往,當晚就約上幾個朋友跑到了家門口的燒烤攤。
      燒烤、酒精,這是李健最喜歡的,夏天的晚上總能看見幾個大小伙子坐在路邊一邊喝著酒一邊高聲說話,也許對于他們來說,這就是最好的發泄方式。
      李健約了他平時最要好的四個朋友出來,一邊擼著串,一邊談著自己的新工作。

      「你太老實了,干不了這個!估罱〉呐笥阎弧像T說。

      「試試吧,不行就撤,」

      「你別打擊他,讓他干干,總比在家里強吧!拐f話的是老譚。

      「我聽說清風在咱們街道里有人,他們有什幺事,街道就出面該擺平,而且道上也比較給清風的面子,你要是干好了,其實還是有前途的!惯@是歲數最大的老葛。

      「老葛,你跟我具體說說清風的事吧」,老葛是這群人里混的相對不錯的,自己有一個飯館,平時黑白兩道的人都有交往。

      「清風的老板就是咱們這的大強,大號叫安立強,以前年輕時就是一號人物,后來不打打殺殺了,干起買賣,從倒買倒賣干起,后來折騰太大,進去了,出來之后,跟官面的人就走得特別近,慢慢的買賣就又干大了,這一兩年,趁著這潮流,干起了物業,把自己以前的那些個小兄弟就召集起來,到處承接小區物業,現在在咱們區里有二十幾個了!

      「哦,那他這人怎幺樣?」李健問。

      「人不錯,我見過幾回,為人仗義,好交朋友,因為這個被朋友坑過幾回,不過也沒在意,后來還是繼續交,道上有兄弟有困難了,他都給平,官面上有事找上他,他也不含糊,能幫就幫!

      「額,那他還不錯啊!估罱∩敌陕。

      「老大不錯,但是地下小鬼太多了。他手底下那幾個小子都不是省油的燈,不過你這種小蝦米跟人家也打不上關系,遇見事了再說吧!

      「行了,別說這些事了,咱們聊聊一會干什幺去吧!拐f話的是老電,幾個人里數他平時最吊兒郎當。

      五個男人聽完,眼中都發出了一種光芒,一種饑渴的野獸的光芒。

      幾個人來到了夜色洗浴,這個洗浴干了十多年,一開始就是個大眾浴池,后來發現正道來錢慢,還是得走邪門歪道,就弄了十多個外地姑娘,在里面干起了皮肉生意。

      「呦,幾位來了,這不是葛爺嗎,今天要幾號啊,我跟你說啊,新來了兩個技師,就是嫩,要不您試試!箣屵湟豢磥砹耸炜,滿臉堆笑的介紹著。

      「新來的給我兄弟,他今天高興,兩都叫來!估细鹋呐睦罱≌f。

      「呦,葛爺,要不我也跟著湊個4P完了!拐f著媽咪往李健的身上蹭。
      「你這老牛想吃我兄弟的嫩草,沒門,一會脫光了等我!估像T在媽咪的屁股上捏了一把。

      「走了哥幾個,咱們調人去,李健悠著點啊,革命本錢別一次打光了!估想娬泻魩讉人網里面走。

      媽咪吩咐人把李健領到了炮房,李健坐著圓形的性愛大床上,腦子里想著一會要玩什幺項目。

      正想著,門打開,進來兩個女子。

      夜色的特色之一,技師的服裝師統一的,每天都不一樣。今天是OL風格,兩個技師,都是白襯衣加黑短裙,不過一個光腿,一個黑絲,腳上一個是黑色的漆皮圓頭高跟鞋,另一個穿著一雙尖頭的高跟涼鞋,腳后跟的伴帶沒系上,就這幺趿拉著踩著。

      媽咪說是新人,其實都是從別的場子跳槽過來的,一臉的風塵氣,一看就是經驗豐富,兩人一看是個小帥哥,一左一右湊過來。

      「上帝,想玩什幺?」

      「你們倆,什幺項目好?」李健先看看穿黑絲的技師,黑絲技師看著三十多歲,妝畫得挺濃,五官也不好看,就是身材看著不錯,一對大奶子,從襯衣里露了一半出來。

      「我拿手的是口活,沙漠風暴,冰火,舌漫,哪個都行!购诮z技師說著把李健的手往自己胸上放。

      「你呢?」李健看向另一個。

      這個光腿的技師,看李健看她,愣了一會,突然醒過來,「額,我跟姐姐一樣!

      李健一看,今天看意思是老葛結賬了,雖說坑兄弟不好,但是雙飛的機會擺在眼前,不玩白不玩。

      「做個冰火,水晶之戀!拐f完看向黑絲技師,「姐姐來個舌漫!

      「呵呵,弟弟一會就躺好享受吧!拐f完兩人開始脫衣服。

      一脫衣服,李健就后悔了,這兒歲數大的技師,沒什幺胸,全是海綿墊的,倒是另一個技師還有點料。

      三人一起開始洗澡,這光腿技師,看著總有點心不在焉的,李健就有點不太高興,洗澡的時候就讓她給自己搓背,自己就和黑絲技師玩個鴛鴦浴。

      那黑絲技師,小手握住了李健的雞巴,慢慢的開始套弄,小舌頭舔著李健的乳頭,沒十秒鐘,李健的雞巴就一柱擎天,李健馬上就感覺到了強烈的快感,黑色技師很壞,一看雞巴立起來,手上就加快速度,李健被快感沖的腦袋一陣空白,等緩過來,發現自己的雞巴被她快速的套弄。

      李健也不是純情男生,知道這技師想讓自己快繳槍,那可不行,既然來了就要玩的盡興,不能讓婊子玩了。

      李健把技師的手拿開,按了一下技師的身子,示意她蹲下給自己口交。
      那黑絲技師雖然不樂意,但是奈何顧客是上帝,只能乖乖蹲下小嘴先是親了一下,李健感覺馬眼好像是被什幺東西定了一下,一股電流順著老二往身體走,那技師整根含住李健的雞巴,然后開始套弄,不過出工不出力,技師吞吐的時候,只是象征的吸一下,李健看這樣沒什幺意思,示意技師別弄了,趕緊洗澡上床。
      李健躺在床上,技師口含果凍,開始口活,本來果凍的柔軟加上舌頭的攪拌,這種口交的感覺是很奇妙的,李健每次來都要點這個項目,不過這水晶之戀,考驗的是技師的舌頭,如果舌頭不賣力氣動,雞巴只是在口里裝上果凍而已,李健現在就是這種感覺。

      「舌頭多動動!估罱「诮z技師說。

      「唔……」技師嘴里有東西,說不清楚,但是李健知道她是在跟我對著說話。
      李健是個比較好說話的人,平常就算了,自己射了就完了,今天不知道哪來的脾氣,非要讓這個技師知道自己不爽。

      「行了,你別弄了,換人!估罱≌f完,出去喊服務生。

      「草,花點錢拿自己當大爺了!鼓呛诮z技師嘴里嘟嘟兩句出去了。

      服務生什幺也沒說,也出去了。

      李健知道,這做著一半換人,一般人家是不給換的,好在還有一個呢。
      話說那另一個技師始終在旁邊看著,沒說話。

      「你來吧!估罱≌泻羲^來。

      「我口活不好!辜紟熣f。

      「你剛才不是說挺好的嗎?」

      「我口活真不好,這樣吧,我給你口兩下,你直接跟我做吧!鼓羌紟熣f著就要給李健口交。

      「停,我點了那幺多項目,一會還退錢嗎?」

      「不退」

      「那你口兩下管什幺用?」

      那技師一看,停下來,看看李健,猶豫了一下。

      「這樣吧,你等我一會,我包你爽!拐f完技師出去了。

      沒一會,那技師回來了,不再是光腿了,穿了一條灰色絲襪,腳上的鞋也換了一雙銀色的尖頭高跟鞋,手里拿這一個包。

      「你這是做什幺?」李健看著技師,這一看李健才發現,這既是穿上絲襪之后,這兩條美腿真漂亮啊,再加上高跟鞋,讓人有一種操她腳的感覺。

      「給你做個絲足保健!鼓羌紟煿蛟诖采,手里擺弄著一些瓶子!改阋掖┦茬垡路䥺?」

      「有什幺衣服?」

      「我自己沒有,你要是想我穿什幺制服我就去找別人借一件!

      「算了,你就現弄吧!估罱⌒南氲⒄`這幺長時間,一會一個鐘就到點了。
      技師在李健的雞巴上摸了一些潤滑劑,然后坐在李健的兩腿之間,翹起兩條美腿,用高跟鞋的鞋尖輕輕的挑弄這李健的雞巴。

      本來高跟鞋這幺硬的東西,碰到雞巴,雞巴會感到不適,但是李健覺得,自己的雞巴很舒服,高跟鞋光滑的鞋面在雞巴上來回的滑動,滑到龜頭的位置的時候,技師會特意停留一下,用若有若無的力氣,在龜頭上滑動,鞋面冰冷的感覺在龜頭上,猶如冰塊劃過,但是腳部的溫度又透過鞋面傳到雞巴上,讓雞巴感覺不那幺冰冷,技師還是不是用腳面的絲襪去滑動雞巴,從鞋面到腳面,猶如從冰川到草原,雞巴感覺著這種變化,不斷的變粗變大。

      平時習慣了手、嘴和陰道的雞巴,被這種堅硬而光滑的鞋面挑弄,不但不難受,而且很受用,李健開始放松身心好好享受這種感覺。

      技師挑弄了一會,用雞巴的龜頭頂住鞋的后幫,腳上向下一用力,鞋就離開了腳后跟,李健的雞巴就進入了鞋里,這時,雞巴一面被絲襪腳貼著上下滑動,一面龜頭已經頂到了鞋底,隨著滑動,鞋的后幫還會刮著雞巴的包皮系帶,雙重的快感,讓李健體驗到了以前從未享受過的感覺。

      技師的絲襪腳順著雞巴向下,知道把鞋掛在了雞巴上,然后自己脫了另一只鞋,兩只絲襪腳開始利用高跟鞋玩弄李健的雞巴。

      玩的差不多,技師用腳把鞋取下來,兩只腳并在一起,開始從蛋蛋向馬眼滑動,滑到馬眼的時候,是個腳趾,會像彈鋼琴一樣在雞巴上跳動。

      李健這是明白為什幺技師問他穿衣服了,兩只絲襪美腳,踩在自己的雞巴上,不斷滑動,涂著紅色指甲油的腳趾挑弄著自己的大雞吧,這時,如果配上一身制服,技師再優一臉淫蕩的表情,這場景,想想就會射啊。不過這時,技師面無表情。

      李健不管這些了,雞巴上的快感,要讓他瘋了,他現在就想把自己眼前能看見的女的,按在地上狠狠的操。

      可能技師和李健心有靈犀,在李健即將把她按在地上的時候,技師突然翻身,兩只腳哈在一起,用兩個腳心形成的圓洞去套弄雞巴。

      李健先是被嚇一跳,后來被絲襪腳包圍的感覺,讓李健不由自主的想去握住那一對絲襪小腳,但是技師很快就加快速度,李健覺得,自己的手過去也是多余的,這速度自己的手可達不到,而且快感很快讓李健沒時間想這些了。

      絲襪腳心的摩擦,讓雞巴有一種異樣的快感,在套弄的過程中,技師始終掌握好分寸,讓雞巴始終被腳心的絲襪所包圍。

      技師快速的進行著腳交,兩只小腳上下的夾著一根又粗又大的大雞吧,李健享受著這份意外的服務,整個人都仿佛飄在云端,腳交的快感比自己性交都快來的刺激。

      李健看著兩只灰色絲襪的小腳上下的夾著雞巴,一些前液從馬眼流了出來,粘在絲襪腳上,加上之前的潤滑液,兩只絲襪腳現在是油光發亮,尤其是紅色的小腳趾,特別的醒目,這些視覺的沖擊實在的太強烈了,李健沒有五分鐘就有射精的感覺。

      「不行了,要射了,你再快點!估罱】煲淞。

      技師一聽李健要射了,雙腳猶如電動馬達一般,把雞巴夾在中間,高速的腳交。

      李健在被夾了幾十下之后,雞巴射出了幾股精液,技師在李健射精的臨界點,把兩只絲襪腳緊緊的夾著李健的雞巴,精液全部射在了腳心里。

      技師在李健射精之后,熟門熟路的快速脫下絲襪,把絲襪一端的精液擠到了自己的嘴里。吃著李健的絲襪,那技師好像很美味的樣子,還特意用嘴仔細吸著絲襪里的精液。

      李健射精后整個人躺在床上,腦子里一片空白。

      太爽了,李健來過夜色幾次,沒聽說過這里有這幺厲害的技師啊。

      「你以前在哪里做的?」李健問。

      「Y區的一個洗頭房里!辜紟熞贿叴┮路,一邊說。

      李健一聽就知道她說的不是真話,這技術絕對不是洗頭房那種路邊店能有的。不過他也沒興趣刨根問底。

      「你這腳交技術真不錯,下次我還找你!

      那技師穿著一半的衣服,停下來,「你能不能不把我會絲足的事說出去,你下次來隨便點什幺鐘,我都給你做!

      李健一聽楞了。

      「額」

      「大哥,我看你不是壞人,我才給你做的,你千萬不要說出去我會這些,要不你每次來我都給你做一次!鼓羌紟熅筒罱o李健跪下了。

      「行行,我不說,你別擔心!估罱∩菩拇蟀l的說。

      「大哥,我沒看錯人,你是個好人,我叫阿娟,你以后來這里可以直接點我,我保證讓你每次就爽上天!拱⒕晷攀牡┑┑恼f。

      「呵呵……,額,……好!

    *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vpk3r6e1.com/788660a2a427ed69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